Archive for October, 2007

Silence~

Tuesday, October 16th, 2007

原来很多人最近都很静。

原来静,在某些情况下是可怕的,但,我喜欢静。
原来夜深人静,是多么让人心旷神宜,不过,早晨的也一样。
原来我竟然怀念着早起,坐在自己的电脑前思考的日子,然后肚子打鼓,去打包面来吃。
原来更早以前,我是坐在熟悉的沙发上,翻着当天的报纸。
原来替代的,是工作。

原来难忍的声音,总是在耳边响起。
原来不明的光线,总是在眼前闪过。
原来一些事情,可以用时间等待,然后用忘记来代替。

原来玩着普通的游戏,可以启发很多令自己质疑的事。

原来身体垮了后,是很难能回来了。
原来借口往往是最容易满足自己。
原来迈向黑暗,只需要想一方面;而迈向光明,要想很多面。

原来只要自己认为是对,别人都可以是错。

原来罗马不是一天造成的。
原来不明白的,永远都不会明白的。
原来这是应该的,却是最不应该的。

原来到知道原来时,都是太迟了。

Relax~

Monday, October 8th, 2007

原来我可以花整天的时间来放松自己,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就开始补回花掉的那些时光,搞到自己三更半夜还在读,做,研究,试验。明天还要做工,会不会累坏,可笑。

这种生活的确很舒服,但我从来就不习惯。

或许在某些人的眼中是这样的轻松,我也没必要去澄清什么事。

我想要更多。

发现原来标题连用了三次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