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07

Today or Tomorrow~

Saturday, August 25th, 2007

今天不讲故事,我们来讲今天和明天。

今天,每个在位的高层,没有一个是不会要一个多功能的员工。他们的要求高,不只要他问什么你都会,除此以外,也要你懂的多,明得深,而且还不可以说不,什么理由?在我看来,一个人要懂以及深入了解一种技能,直到成为真正的专才已经很不容易,而且还要做这做那无聊的东西,浪费时间,也间接浪费着资源与金钱。

一,请人吧!专才好请吗?专才也贵吧?但请专才来做不是专才的事不得已,还嫌他没事做,拿来气自己,值得吗?还是没把他当专才来用那才悲哀。

二,好吧,请什么都懂的吧!不过,他好像什么都懂,就是没有一样事是他的专长。原来他就是懂这么一点,多点,少点都没了。

三,那,请个新生,把他训练成专才吧?一来省钱,二来好教。不过,没专才,怎么教?又可能,没兴趣学;也可能,没恒心;那给他自己自生自灭?没引导,没参与类似的讨论,不知道对或错,到最后也变成什么都懂,没样专。

四,就是永远在期待有一天员工自己突然间醒悟,自己去发奋,魔术般的成为专才。

到了一天,要安排一个很专这行的去做,看来看去,每个都放不下心。
如果到老了才开始训练一堆的技能,何不从小教起?虽然人会走,带走那样技能,失去的,就只是那个技能。有点冒险?会比把整堆的蛋放在同一个篮子好吗?以后也还可能发展成他的专才。他会记得,是从那里开始发展的。

说真的,没有在同一个领域做了三五七年,谁敢真正的说自己是个专才,如果永远都在用他的时间做些普通人都能做的事?
有些领域,只有专才对专才才有对抗性,是没有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的无稽之谈。

不要把目光永远留在现在,却在讲着未来。
多谢里察的文章,还有下篇。

Sleepy Lion~

Thursday, August 16th, 2007

悄悄的到了二十四。。。狮子们,生日快乐。。。

一年了,回顾一下过去的日子,一页比一页难看。故事没到达结局,但已看到了丁点儿的尾端。失去的就由它,反正也没什么好期望的,就是差那一点点,心痒,及痛痛的感觉。

爸妈,姐,妹,你,你们,接近所有的人,谢谢。

再来新一年的冲刺!

Fly’s tear drop~

Wednesday, August 15th, 2007

希望,是因为绝望了。。这是一个吃饱没事做三更半夜不睡觉的朋友跟我说了一句废话就绝尘而去。

Fly eyes

话说在孙悟空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时候,有一只无事乱飞,可爱到不得了的蒼蝇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而且还想阻止他继续抢王母娘娘的香蕉的种子吃。结果空空一气之下,把他一棒打得落眼飞天散地。很不幸的是,这些眼跌到人们的本来就很不清楚,还得带老花眼镜来帮助看荧幕的眼睛。。。

Old Flower Specs

可惜啊,这些人从此还是带着眼镜。虽说看不清楚,但听,总得听得到吧!这么恶毒过分的字眼在众目睽睽,非常时期时说了出来,除了讨人厌,及污浊了本来就不什么干净的耳朵,也加深了对这一些人的看法,把之前的一丁点儿的高估通通碎完,也非常佩服他们象粪池般能深深容纳的能力。

特工队虽然来得不是时候,但靠几只这样的东西也不能把迷失的孩童抓回家也真的是很悲哀。

其实,这个故事告诉了我们,蒼蝇是很可爱的,她的泪滴不止感动了千千万万受到政府宠爱的子民们,也让他们知道只要有无辜的表情,就可以继续骗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