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07

Past~

Tuesday, January 30th, 2007

有些事情就是那么简单,不过就是那么的难忘。在别人的眼里可能就是轻而易举的事,但自己就用了很久的时间还困在死胡同里。

朋友,醒了吧,还想什么。。。

一些人喜欢过着辛辛苦苦的日子,另一些就想没压力的,还有一些要开心的,但是不是就那么的简单?

从来,计划都比不上变化,也不是第一次说了。

有一天,心跳停止了,是时候发现一切都不是那么重要了吗?

到底,是什么让人伤心?期望?还是失望?还是,我血冷了?

学着接受事实。有些事,就到此为止。

Story_ii~

Sunday, January 28th, 2007

不知从哪听来的故事。。。

一个人一天得到一匹马,当然他很开心,一心一意地想把这匹马养成冠军马,很得意的到处炫耀。

养了多年,这匹马看似健壮,但从来都不跑。一天,他突然发觉原来它的腿是跛的,以前所有的心血付诸东流,他很伤心,但还是把它收养下来。

之后,他开始给马做粗重的活,吃不饱,睡不多。马一天天地瘦了下来,到了一天,它倒下,他和它,分开了。

那人后悔了,马就是唯一陪他过了那一段孤独的日子。他怀念养它的日子,虐待它的回忆令他感到懊悔,他想回去但不可能。

他想起当初绑在它脚上的那些铁块,他想起他自己之前为了要证明哑吧也能闯出一片天的想法,他想起他被人排斥的以前。

为了要一时得意,而后悔所做的,值得吗?那可是很久或一辈子的阴影啊。

后悔,也来不及了。有些事,根本就没有回头的机会。

Habit~

Wednesday, January 17th, 2007

到底收多几封传寄电邮有什么难处?是人在传?还是机器传?只是收,有那么的辛苦吗?几封传寄电邮需要多久时间看?需要多久时间用老鼠选,右键,移开,完成?还是从来都没读电邮?还是放多了才来看?还是对读电邮有问题?还是只读那几个人的吧了?我寄的,要做的,几时回过我的?感叹号放爽的吗?

要拼平时就好做,不是那些做作,鬼要你的小动作,还要被发现,失败之作。

没有危机四伏,有人会想到门锁吗?或许每一步都被踏上来,无所事事,撒完身上的尘土,走人;从来听说都是前人重树,后来听的是前人乘凉,后人遭殃。

快乐,你真的还记得是什么吗?

习惯了,难道就不能去改了吗?

怨天尤人,想想自己有什么吧。

蜀中无大将,还是大将请不走?

后悔,都在事情无法挽回过后。

New Year 2007~

Monday, January 1st, 2007

他今天又说痛了。。。

不知何时开始,他总是会在某个时候痛,不该说痛,应该是瞬间觉得很晕的现象。根据他说,时间不拘,很自然的就晕了起来,双手很自然的按住他的头。。。

唯一能做的是劝他去看一看医生,照一照镜子,希望一切都没事。

我们从来都不想让人担心,所以都也很自然的不说令人担心的事,不是吗?

你问我,去了会有人怀念吗?我想,最亲的人都不会舍得吧,不都是吗?还是乐观点吧。

这样一来,2007年就愿全部人最好都好好的过,新年快乐。

晚上十一点五十六分,还是一月一日,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