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6

My_vii~

Wednesday, June 28th, 2006

或许,不应该尽力。。。尽了力又能怎样?现在连最重要的感觉都已没了。。。从来得到的又是什么?往身上拖的那一刀?或是永不被忘记的错?谁又会记得你做过什么?问心的

已经不再在乎,原来是个解脱。。。你,开始是自私的。。。我受够了

就慢慢去浇那棵要死的树吧。。。抱着它过日子

到底高楼跳下是什么感觉?